凭窗无风

昨天晚上在北语的餐厅写程序,有一个日本人和一个韩国人突然来搭讪,问我这里有没有宗教班。告诉他们我不是这里的学生,他们仍然不甘心,依然问我你知道附近有吗?我说,我自己也对宗教有些思考。于是他们都在我对面坐下,聊了起来。

原来两人都是基督徒,起初以为他们来向我宣扬上帝福音。后来发现不是,他们只是不断向我介绍圣经里面思考。比如,基督说我们每个人生来都是有罪的,因为亚当偷吃了苹果,而我们都是他的子孙。我反问他们罪应该如何理解。

原罪,是恶的。不好的。

我就回应,善恶都是一念之间。没有特别的善恶之分。比如我向灾区捐几百箱三鹿奶粉,但是不知道里面带三聚氰胺,可是孩子们喝了都中毒了。你说我这是善举还是恶的。

韩国人说,你不知道有毒,当然是善的。

那灾区的孩子们因为我得了胆结石,痛不欲生。假如有人做了恶事偷走了这些奶粉,反而拯救了那些无辜的孩子,又因为种种原因奶粉被丢掉。那么他做的是恶事还是善事呢?

韩国人无语。

善恶是没有明显的界限的,其实上帝不会偏袒想我们人所谓黑白的任何一方。善恶都是人为利己的划分。我相信存在即是合理,人的思考也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善恶都在一念之间。善恶在一个小范围内的确很容易划分,就如同选择的利己利他关系一样,但是如果放在大样本中善恶的定义就不能成立。世界是复杂的,万物相互联系。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

我们的形象是上帝赋予的,不是进化得来的。有关进化,我不置可否,但是我相信人能变成现在的这样肯定不是突然出现的。讨论人为什么是人已经超出了目前所有知识的范畴。进化论不过是当前比较恰当的一个解释罢了。

宗教的最终目的是人类生存的一个支撑。在面对苦难,灾难时候需要信仰和一个理由来团结人类,鼓动人心。

而最终,信仰可能是人类死亡时候的最好的归宿。无论中东那些为信仰把自己做成汽车炸弹的孩子,还是为了一部分人的欲望而做出惨无人道的事。人类无论做出什么事情,只需要一个好的理由来支撑自己。自圆其说来自我感觉良好。一个人,一个群体,一个种族都是如此。没有比活在欺骗和虚假编织的牢笼里面更舒适的理由了……

 

最终的交流我觉得,亚文化圈子里面还是很容易沟通。同样沐浴在一片太平洋季风的国土里。大家的呼吸都是一样的空气,不一样的是我们是否有一颗能接纳不同文化圈子的包容和谦卑,而不是狭隘的民族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