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倒计时

刚才打包完东西,把整个旅行箱打包进大纸盒,留一个背包随身带着回家。现在等着物流公司过来取包裹。

隔壁寝室都走光了,上午去办理毕业手续的时候, 还被社区管理敲诈30块钱,算了算了都毕业,这点钱就当爷赏你们的了。从一大到大四心态的转变可谓是,极力维护,极力反对,关我毛事,顺其自然。

对学校的认识也就和对这个时代社会的认识一样同步。

20号清校,有签了本地工作的同学都搬了出去,签外地的基本都走了。在学校做最后挣扎的就剩下待业青年。美其名曰:等发放学位证。

算了,不想说了,这几天喝酒离别全挤在一起,人已经丢了魂。

所有的祝福和希望全部都伴随着远离散落在天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