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7年10月

看不见雪的冬天,不夜的城市

      有时候看见生命里那些来路和去路,就像一场天光,丢失着岁月皑皑。于是我总是习惯在某一个清澈的日子里把那些记忆拿出来一遍遍地看,看着夕阳消失的方向,看我们那些清澈的寂寞已经被关闭在另一座山冈。疲惫,自由,孤独,桀骜,不驯,凶狠,温柔,漂泊,永生。       

     

      冰川纪过去了,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好望角发现了,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我站在这个世界上,聆听着世界繁华的声音。为什么上大学了,还有如此少停下来思考的心情? 

       

      又是一个看不见雪的冬天,看不见老朋友的城市。在每天上演的无数可能性之下我仍旧日复一日的对自己催眠。好似沉睡的木偶,没有感知,只有日复一日地在面具下表演。老朋友发来的短信像是暂时的梦境,一个与过去交织的梦,它仿佛是时间刻度里的罅隙。让我和自己的过去交流,追忆。我还想问:天上的浮云是你的难过比我多还是我的隐忍比你多?以后的路忘了我好不好?这样,你忘记了难过,我也会忘记了如何去回忆……我站得太久了说得太久了我自己都累了,你怎么还是听不懂?我写了太多了写得太久了我自己都累了,你怎么还是看不懂? 

      新的学校在远离城市的深山,同学说在这里绝对不怕海啸,前不挨村,后不着店,四面环山。这里更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家乡那个美丽的山城。那里有我牵挂了好多年的人和事。如果很多年后再回到出生的地方,会看到传说中的物是人非么?! 

       从没想到大学生活这么繁忙,想学一点东西和想玩一个游戏一样要挖空心思。忙着找教室,到自习室占座。买了几本书都没时间看。现在最希望,最实际的就事把英语过4级先,其它的就先放开。 

            如果有烦恼,那就是时常的寂寞,很多时候在同学的paty上沉默,在聊天的时候突然不想多说。看着一大群新面孔,总会想起原来的朋友,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悄悄地在风里长大了。 

     

      最后, 引用用一句落落的话来结尾吧: 

      歌声形成的空间,任凭年华来去自由。所以依然保护着人的容颜不曾改,和一场庞大而没有落幕的恨。